本文转自:工人日报

预测显示,到2026年中国防晒用品行业的市场规模将达近千亿元

“防晒生意经”里藏着大市场

本报记者 邹倜然 本报通讯员 吴峰宇

《工人日报》(2024年06月25日 07版)

阅读提示

随着炎炎夏日的到来,防晒产品再度占据热搜。防晒用品销售季拉长,消费行为从季节性逐渐变为全年性,嗅觉敏锐的义乌商户们早已开始转型。

“去年11月,客户就在我这下‘脸基尼’的订单了,现在每天出货量四五万个。”指着店铺货架上的“脸基尼”,国际商贸城四区商户董薇说。

随着炎炎夏日的到来,“脸基尼”等防晒产品再度占据热搜。而根据Chinagoods提供的数据显示,义乌国际商贸城销售防晒用品的店铺数同比增加近40%,销量最大的产品是防晒衣,订单数比去年同期上涨36%,搜索数据比去年同期增加115%;“脸基尼”同样跻身爆火单品,销售该产品的店铺比去年增长近26%,订单数同比上涨33%。

来自第三方咨询机构的预测显示,到2026年中国防晒用品行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958亿元,市场规模从百亿元级在向千亿元级狂奔,义乌怎样念出“防晒生意经”?

“脸基尼”日销5万 面罩冰袖也很火

夏日来临,当人们意识到防晒是保护肌肤不受紫外线伤害的重要举措时,防晒服、“脸基尼”等商品也自然成为防晒领域的“硬通货”。

2004年,青岛人张式范以潜水帽为原型设计了一款面罩,目的是阻挡紫外线照射和海蜇蜇伤。到了2012年,路透社发布了一组青岛女性在海边戴着面罩的照片,“脸基尼”就开始在国外大火。这几年,“丑萌”的“脸基尼”进入了巴黎、纽约国际时装周,引爆国际时尚潮流圈。义乌市场商户看到了商机,把“脸基尼”纳入了210种商品库,成为市场防晒领域的一个小类目。

而2024年的新款,则加入了“鼻梁鱼骨”、玻尿酸面料等新元素。“之前的‘脸基尼’产品,非常贴合脸部,消费者(女性)使用时,会蹭掉口红和粉底。”董薇介绍说,设计师进行了创新,巧妙在鼻梁处加入“鼻梁鱼骨”设计理念,佩戴时嘴巴跟布料不会接触,掉口红、蹭粉底的问题就得到了解决。玻尿酸面料,就是用来制作“脸基尼”的布料添加了玻尿酸成分,这样防晒的同时也能护肤。

解决了女性消费者佩戴的旧“痛点”,植入了玻尿酸面料的新“卖点”,加上直播电商的流量扶持、网红主播的大力推荐,“脸基尼”不火都不行。“跟往年比,今年60%的订单来自电商,一般是1万个起订,返单频率很高。”董薇告诉记者,工厂4条生产线不间断工作,一天光是“脸基尼”就能出货四五万个,销售额同比增长近三成。

与“脸基尼”类似,各种款式的防晒面罩从去年底开始就进入销售旺季。

“不只女士要买,男士也很需要。灰色、黑色的款式,很受钓鱼人群、户外工作人群欢迎。”上周,董薇的店铺就来了两位男客户,他们是在义乌工作的包工头,要为工人采购戴着舒适轻便、防晒效果好的面罩。现在的防晒面罩加入了帽檐,户外工作者可以不用戴着帽子出门了。试戴了几款后,两人一次性买走100个防晒面罩。

这样的微创新,不止出现在“脸基尼”、防晒面罩中。作为防晒产品中的“老将”,冰袖的款式已进化出了几十种,有的能直接露指,方便使用手机,还有的在手表位置留出开口,适合戴着运动手表在户外运动的人群。

防晒衣供不应求 厂门口排队等货

“今年春节后,就有电商主播找上门谈合作,让我们出防晒衣产品,他们直播销售。我对他们说,‘你们来晚了,工厂排期早就排到半年后了’。”说起防晒衣的销路,义乌某防晒衣工厂负责人白洪德说:“厂里100多个技术工人加班加点都来不及。”

每天,白洪德的工厂要生产近万件防晒衣,但这样的产能远远满足不了蜂拥而至的订单需求。今年初,他已经给技术工人涨薪10%,现在是生产高峰期,工资还在涨。“不计成本也要把人留住,把订单赶出来。”白洪德说。

“我做防晒衣有两年了,现在一天可以做60件衣服的车缝工,计件工资算下来一个月能赚1.5~1.8万元。”52岁的黄慧兰说。上周她还接到了隔壁厂的邀请,对方开出了两倍于目前的计件工资,但她拒绝了。“那是新厂,工人经验不足的话,流水线一天也生产不了太多衣服,到手的钱不如现在稳定。”

生产防晒衣,是个技术活。“防晒衣的面料主要是锦纶,特别光滑,在上面车缝拉链时,面料容易走形。”义乌日用百货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年来,义乌着力健全上下游产业链,吸引多家头部品牌在义乌布局防晒衣工厂。

记者在淘宝搜索防晒衣,销量榜前10位中,排名第一,第四和第八的3款产品,发货地都在金华。排名第一的品牌防晒衣,已连续4周霸榜销量前3,月销超60万件。其中,光产品评价,就超4万条。包含“脸基尼”在内的防晒口罩品类中,销量前五的产品中,发货地在金华的也有两款,销量均在百万级。“金华发货的,工厂一般在义乌。”上述负责人说,头部品牌在义乌布局防晒衣工厂,带动了制衣技术的普及与提高,培养了一批技术工人,也增强了制造业实力。

接住泼天流量 义乌产业链太给力

为什么“脸基尼”、防晒衣等防晒用品,在今年迎来销量大爆发?

浙江工商大学现代商贸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肖亮认为,这是去年开始的户外运动热潮的延续。“这两年的节假日,大家旅游出行的热情很高涨。比如,这个“五一”假期火车票秒光的新闻也上了热搜。进行户外运动或旅游,防晒是重要功课,清凉、防晒用品销量增加很正常。”肖亮说。

根据艾瑞咨询相关报告的数据,当前中国轻量化户外人群约有5.4亿人,这批户外爱好者对防晒产品的需求正对市场规模的扩大形成正向反馈。企业也在积极准备,想接住这泼天流量。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现存与防晒相关的企业有5000余家,23.1%的企业成立于1~5年内,其中浙江有1300余家,位居第一。

“大家对防晒护肤的认识也在升级,对紫外线的防护不再只是夏天的事情。因此,防晒用品的销售季拉长,消费行为从季节性逐渐变为全年性。”义乌日用百货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说,嗅觉敏锐的义乌商户们早已开始转型。

近两年,防晒衣产业向义乌周边集聚,归根到底源自义乌的渠道优势。“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外市场,义乌都有强大的分销网络、分销体系。”在肖亮看来,义乌作为全球小商品产业链、供应链上的枢纽城市,汇集了市场上最新的设计信息、市场信息和产品信息,与生产厂商的长期合作、强大的市场分销能力、对市场需求的快速响应,以及由此带来的大量订单,造就了成本优势和技术优势,从而形成良性循环。